樱桃网视频最新版app下载


Warning: preg_match_all(): Compilation failed: invalid range in character class at offset 7 in /www/wwwroot/shangheyuan.cn/wp-content/themes/p2/inc/mentions.php on line 77

http://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嗡嗡嗡~~~

十人齐拜,十方洞天皆是嗡鸣,道道洪流也似的漆黑神光电射入那一卷黑皮大书之上。

肉眼可见的,那一方黑皮大书的书页‘哗啦啦’的翻动着。

神意鼓荡,法理交织之间,似有一副画卷演化而出。

古城,长街,茶馆,道人…..

那画卷闪烁只在弹指之间,转瞬即灭,而那一道道人所不能见的无形咒杀之力,已然沿着虚空之中的莫名痕迹。

以超越世间极速的速度,向着数十万里之外迸发而去!

轰!

平地惊雷!

古城上空雷霆炸开,风云呼啸间,如墨染空,雷声未落,天色就已然彻底黑了下去。

这种黑,不是夜幕之黑,而好似天地间一切的光线都‘死去了’,肉眼也罢,神目也好,在此刻的古城内外,都看不到丝毫的光线!

清纯美女雪白公主裙森林仙气十足写真图片

伸手,不见五指!

城中顿时一片大乱,人仰马翻,哭喊声大作,好似所有人在同一时刻全都瞎了!

一股无可形容的大恐怖顿时充斥了所有人的心头。

那是天地茫茫,无尽杀机在未知之中即将袭来,而他们却丝毫没有反抗之力,甚至,都完全不能够理解的力量。

未知,往往比危险本身更令人恐惧。

呼呼~

城中起风了,呜呜风声在无关夜幕之中显得无比的凄冷。

整座古城,诸多街道建筑之中,唯独一间茶馆还有着明亮。

“神魂……”

安奇生静坐饮茶,神色都没有什么变化。

点点滴滴的荧光在他的周身流溢着,这是神魂之光。

跨行诸界,一切血肉之身的修行不外乎‘精气神’而已,玄星绝灵之地,挖掘肉身潜力,丹罡皆是如此。

久浮界,则行真气之道,在体内建造出无比繁复的真气网络,以此为核心,引动天地之力。

人间道,则是神。

以神夺灵机,化生法力,以神御气,号令神鬼,方才有着‘替死’‘庐舍’之说,讲究神为主,气为辅,肉体仅仅是体壳。

万阳界之修,则是以自身为根基,夺天地精气造化,反补自身,以达到体魄的超级蜕变。

某种程度上,比之久浮界,人间道还要更为契合玄星。

但血肉之身的修行,难脱精气神三字,玄星,久浮界,人间道也罢,万阳界也好,终归要接触到其他。

这一门三七法灭箓,是安奇生在万阳界数年之中,见过的最为纯粹的神魂灭杀之法。

此时城中无有光亮,只是在生灵的感知之中没有光亮罢了。

实则,在他的眼中,一切如常。

只是那一道道邪异至极的无形咒杀之力的翻滚涌来,方才造就了这般局面而已。

“三七法灭箓……”

璇玑立于安奇生身后,就着安奇生身上莹莹之光,能够看出她面色的变化。

她知道三七法灭箓的恐怖,但也没有见过三七法灭箓的本体攻击。

那分明是针对这元阳道人而来,散逸之余波,却已然将整座城的人的魂灵全都笼罩在内,只需一念。

这满城生灵就要死绝!

无论是凡人还是修士,哪怕她凝练了洞天,也觉得心头发凉。

但她更为震惊的,则是安奇生。

在这无垠黑暗之中,他如同世间唯一的光明,她很清楚这不是肉身之光,而是神魂之光。

这元阳道人于神魂之道上,也有着极为强大的造诣。

“嗯?!”

星空真形泛起一丝涟漪,悭山洞天之中,闭目存思的乾十四就猛然睁开眼。

其眸光之中神光迸射,似要照破洞天,撕裂星空。

他,感受到了异样。

“元神震动,这是,三七法灭箓?”

补天阁主心头一动,面上不由泛起一抹神光:“灭情道竟有如此之魄力?!”

他心中震荡,也带着诧异。

连他都没有想到灭情道竟然会出手,莫非是那元阳道人直接打上了灭情道的山门?

“三七法灭箓!”

而除却补天阁主,乾十四等四人之外,悭山洞天之中唯有法无灭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。

心神激荡:“掌教出手了?!”

呜呜~

星空之中涟漪越演越烈,一道道不知从何而来的黑暗骤然没入了星空之中,两色更迭。

发生着激烈的碰撞。

“机会?”

凌天宗主眸光一凝,却是看向了乾十四。

后者点点头,却又摇摇头:“静观其变,我们的机会,只有一次。”

越发强大的真形洞天镇压之下,四人彼此还互相有着牵制,那一方方洞天之中还有着封侯灵宝。

哪怕是他们,也仅有一次出手的机会。

乾十四再度闭目,心中却不由回想起这些天与那元阳道人的论道。

有关于神通,功法,天地与洞天……

却是不由的升起一丝迟疑。

“数十万年前就已然有人将神魂修持到如此境界,可对如今诸多修士而言,却是无法想象,无法理解的‘咒杀’之力……”

古城风起,无数人心头骇然间,突然听到了一声平静中略带着叹息的声音的响起:

“真是可悲,可叹。”

声音幽幽明灭,在黑暗之中无所不至,无所不到,而随之而来的,则是一道并不明亮,却似能洞彻人心的波光。

这一道光亮,直好似划破宇宙星空的第一道光亮,又好似无尽黑暗之中唯一的希望。

霎时间,古城内外,无数生灵的目光就全都被那一道光亮所吸引。

嗡~~~

如寺庙之中青苔遍布的古钟被人敲响,悠长洪亮之音响彻天地与心灵。

“那是……”

有修士心神震荡,眺望而去。

只见微光亮起之地,城中那一处茶楼之中,陡然间有着五道华光冲天而起!

五色神光划破穹天,纵横交织如龙彼此盘旋间,骤然迸发出一团团绽绽清辉。

清辉照破阴霾,洞彻黑暗,滚滚扩散之间,霎时间,古城内外的黑暗就似被一扫而空。

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清静之意顿时抚平了所有人心头的恐惧与震荡。

“他,他要正面抗衡三七法灭箓?”

黑暗被一下照破,茶楼之中,璇玑的心头不由一震,她本以为这元阳道人是得到了什么奇异法宝。

却没有想到,他竟然是要硬抗三七法灭箓的咒杀!

呼呼~

清辉若水,垂流古城内外,上下八方,如烟如海。

继而,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,那大片大片的清辉挥洒之间,那五道华光炸开之地,突然跳出了三朵硕大花骨朵!

那三朵硕大花朵美轮美奂,如同法理之交织,无瑕而完美,出现之刹那,就滴溜溜旋转起来,

且越转越快。

嗡嗡~~~

低低的轻鸣声中,那三朵旋转于清辉之中的硕大花骨朵,如莲般徐徐绽开。

“那是什么神通?”

遥隔数十万里,通过无尽咒杀之力窥探到那三朵徐徐绽放的花朵,灭情道掌教眸光一凝。

那三朵花他从未见过,但一眼眺望而去,心中却不由升起阵阵悸动,似乎那三朵花对于他有着一种不可言说的吸引力。

“管他是什么,终归要死!”

“不必迟疑了,迟则生变!”

“出手吧!”

其余几尊灭情道的长老也察觉了不妙,连连催促声中,灭情道主终于低喝一声:

“死!”

一声低喝。

那三七法灭箓顿时泛起了一层幽幽之光,那一面有着古城的画卷瞬间拉伸开来,剥离它物,刹那而已已然只剩下了茶馆之中,清辉缭绕之间的道人。

“死!!!”

音波似能跨越虚空。

惊人的一幕发生了,三七法灭箓震动之时,一层无形的波动从上而下,似要将整个画卷都一并抹杀!

直好似蒙学之中,凡人的教习擦拭沙盘,抹去一切痕迹!

轰隆隆!

而显化于数十万里之外的古城之上,则是一挂夜幕从天而降,沉重而坚定的下落。

要将三花,清辉,五色神光,连同茶馆之中的安奇生一起。

全部抹杀!

轰隆!

黑雾如天幕倾轧而下,无尽咒杀之力汇聚滚滚而下间,似有天音炸响。

神光大炙,天幕燃烧。

“五行归五老,三花化三清……”

安奇生眸光落在三花之上,似低语,又似是吟唱:“一花开王权,二花开太极,太极未凝,其名杀生……”

啪嗒!

安奇生低语吟唱之时,那清辉之中,三朵花骨朵之中的两朵,突然打开!

一朵之中,一垂垂老矣,鸡皮鹤发的老道盘膝而坐,其膝前横剑一口,苍老而漠然,只是花开却仍然闭目。

而第二朵其中,却是一个着血色道袍,神色冷煞的青年道人,其容貌平平无奇,怀抱神刀一口,不曾抬眼,却自有一股凶戾至极的肃杀之气。

三花开其二,最后一朵花,嗡鸣颤动,似乎也随时要打开。

“世人皆苦……”

一声长长的叹息声垂流在人心之中,那垂垂老矣的王权道人也不睁眼,只是随意一弹指。

横在其膝前的那一口剑已然化光而去,却未升空,而是落在那怀抱神刀,衣袍如血的杀生道人手中。

血衣道人一手抱刀,一手持剑,神情肃杀而幽冷。

于那无尽咒杀之力如夜幕垂下之时,方才缓缓抬眉,眸光之中迸发出无尽凶戾之气:

“唯杀而已……”